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從周永康案看反腐路徑




play
新聞聯播評周永康被查




play
記者就周永康落馬提問




play
周永康被立案審查




play
實拍周永康家族別墅



向前
向後



  不知道是否還有人記得, 2012年9月21日,遼寧省盤錦市興隆台區因徵地發生的槍殺案。當地派出所民警把手槍指向了徵地的農民。6槍致一死二傷。
  9月22日深夜3點,我作為第一趕到現場的記者,突破警察的層層包圍,找到6位目擊者。其中一位老者,眼神里充滿了恐懼,他緊緊握著我的手說,“沒用的”。
  離開時,他不忘提醒我上網看看盤錦的第一任市長是誰。
  時空再往前迴轉,這是2009年11月13日的成都金牛區天回鄉金華村。
  面對城管執法局對“違章建築”進行強拆,農婦唐福珍選擇在自家樓頂上自焚。
  11月29日,唐福珍去世。
  不被媒體報道的是,在唐福珍自焚不久,因為巨大的輿論壓力,時任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親自參與了與唐家的談判。
  家屬拗不過強勢的政府妥協了。因為他們聽說了李春城的後臺。
  兩件事中,那個若隱若現的大人物,就是7月29日晚6時開始,攪動全國輿論圈的周永康。
  老領導光環下,“李拆城”揚名
  2012年12月,周永康主政四川時重要的下屬李春城,成為十八大後第一位落馬的高官。
  聽到落馬消息時,我和幾位同事正在重慶做“打黑”,馬不停蹄便從重慶來到成都。但一位副省級官員落馬,能找到與其密切接觸的人,談何容易?
  2008年我在阿壩州認識了一位志願者,是大學老師。他比較活絡,我曾想求助於他。但連續幾天杳無音訊,最後得到的消息竟是他是李春城的秘書,也被專案組一同帶走。
  採寫官場稿件,尋找政敵一般是常用的套路。李春城案,我千辛萬苦,終於打聽到一個曾經的成都市委領導,與李春城是死對頭。他每周三會在成都某賓館的老幹部活動中心打麻將。
  順勢找去,果真見到他了。說明來意後,對方一句“相信黨中央會處理好,我相信黨中央”的話把我打發了。
  而就是這位打麻將官員的妻子,曾在李春城擔任市委書記後,逢人便哭訴,說李春城沒有良心。
  我找到另一位副省級幹部,戰戰兢兢地發去短信,對方很誠懇地回了短信:我所知道的和你一樣。
  李春城案讓我明白,官場圈子裡對這樣敏感的事情,多半是躲開不談。
  不過公開資料可看到的是,2002-2003年,周永康離開主政的四川,成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公安部部長。
  2003年3月,周永康成為國務委員。
  就在這一年的6月,升任成都市委書記的李春城開啟了“李拆城”時代。
  成都北改是李的政績之一,而唐福珍正是北改的“犧牲品”。
  “凶在圈子裡出名,沒人敢給他提意見”
  周永康是從國土資源部調任四川省委書記的。那還是在1999年。
  四川省一位正廳級幹部賈思(化名)參加了省委書記交接儀式。賈思至今印象深刻的是兩件事情。
  一件事是,時任政協主席的聶榮貴在交接儀式上給新來的省委書記提了一個建議:周書記,我們這裡是四套班子,不是兩套班子。
  聶榮貴的提醒並無道理。周永康以前的強勢作風,還是在四川省任職期間表現出來。周永康的凶在圈子裡是出名的,以至於沒人敢給他提意見,後期他不得不主動找人給自己提意見。
  另一件事是,周永康從國土資源部帶來的郭永祥和冀文林也參與交接儀式。
  省委大院里的多數人以為兩人只是陪著來,很快就回去了。沒想到兩人留了下來。
  賈思說,按照當時中央的規定,幹部調動是不能帶秘書的。
  時光荏苒,14年後的2013年6月,相伴周永康左右的大秘、周在四川的代言人郭永祥,在四川文聯主席任上落馬,四川官場當時極為震驚。
  冀文林的落馬,則是在2014年2月18日。
  第二天,新京報刊發的《海南副省長冀文林被查》,首次在和周有關的落馬官員報道中,點明瞭“周永康”
  這在紙媒上,尚屬首次。
  新京報特約撰稿人李超
  李超,原新京報深度報道部記者,長期關註官場、關註周案,曾寫作《四川文聯主席郭永祥落馬前後》、《國騰電子控制人何燕被傳遭調查》、《四川政協主席李崇禧被查》、《周濱叔父周元青被帶走調查》等系列稿件。
 
(原標題:【手記】官員告訴我,周永康違規帶兩大秘入川)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wto

lkgsoxz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